[field:title/]

李克强经济学是如何炼成的?

作者:增益财经网    来源:互联网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11-05 11:19    浏览量:

  李克强懂经济!

  误以为自己懂经济的国家领袖很多,真懂经济的凤毛麟角。百姓要是碰到一个真懂的,是福分。

  李克强主政中国经济百余日,带来一派政策上的新气象:不搞政府投资刺激经济了、严控信贷不玩通胀救市了、减少审批要激发民企活力了、缩减财政开支带头过“紧日子”了……

  这门旨在放松管制,给市场松绑的“克强经济学”,到底是如何炼成的?不外乎两个原因。

  作为中国首任经济学博士出身的总理,李克强师从两位改革派经济学家萧灼基、厉以宁,使他对市场机制的理解更准确、深刻。他的博士论文甚至获得中国经济学界最高荣誉——孙冶方经济科学奖。当年他和厉以宁、李源潮、孟晓苏合著的《走向繁荣的战略选择》至今陈列在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的二楼展厅。

  另一方面,作为分管改革与财政的副总理,他亲历了08年金融危机与政府救市。天量信贷、政府投资虽一时“救”经济于水火,却留下产能过剩、国进民退、增长乏力等后遗症。这种教训使他反思,今年5月,他感慨道:

  “靠刺激政策、政府直接投资,空间已不大,还必须依靠市场机制。如果过多地依靠政府主导和政策拉动来刺激增长,不仅难以为继,甚至还会产生新的矛盾和风险。”

  “市场主体是社会财富的创造者,是经济发展内生动力的源泉。要下决心进一步打开转变政府职能这扇大门,把该放的权力放到位,激发各类市场主体发展活力和创造力。”

  这些反对凯恩斯主义、支持自由市场的言论,若是出自一个苦口婆心的财经评论员,倒不意外;能从中国经济的大管家的口中讲出,实在难能可贵。

  放眼世界,有魄力坚定不移地支持市场的领袖并不多见。“李克强经济学”让人想起的是里根、撒切尔和朱镕基,他们都在各自的国家推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,让自由市场重放光彩。

  历史总是在不经意中重复。当年里根、撒切尔所面对的凯恩斯主义盛行、经济陷入滞胀的国家现实,和今日中国何其相似!

  里根倚重的是供给学派。通过消减政府开支、大规模减税、放松对企业限制、严控货币增长,他终于引导国家走出滞涨。他的名言是:“政府不能解决一切问题,它本身就是问题。”

  撒切尔夫人则遵从芝加哥学派和奥地利学派的教诲,私有化庞大的国企、击败工会利益集团、放松政府监管,最终带领人民摆脱了“英国病”。有一次开会,她把市场派经济学家哈耶克的《自由宪章》“啪”地一声扔在桌上,斩钉截铁的说:“这才是我们应该信仰的!”

  今天的“李克强经济学”,与“里根经济学”、“撒切尔经济学”有异曲同工之妙,是自由市场经济学在中国的实践。

  但正如里根要面对干预派的挑战,撒切尔要受到既得利益的反对,“李克强经济学”也照样会遇到各种阻力:

  在“钱荒”最恐慌的时刻,央行最终未能抵住银行的求救,开闸放水。提出“盘活财政存量”的方针后,地方官员则诉苦已经欠债累累,哪儿什么存量。高铁等大项目将面临资金难酬的困境。经济增长短期下滑的预期也引起了各方诟病。在习惯了宽松政策、干预政策,既得利益阻碍重重的环境中,自由市场能否生根发芽,尚前途未卜。

  “李克强经济学”依然任重道远。

相关新闻推荐

2018-2019 Copyright © 银沪金融网 版权所有